王的男人,格子间女人,豆瓣读书-白客消息,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

admin 2019-09-15 阅读:130

孟子为卿于齐,出吊于滕,王使盖大夫王驩为辅行。王驩朝暮见,反齐滕之路,未尝与之言行事也。

公孙丑曰:“齐卿之位,不为小矣;齐滕之路,不为近矣。反之而未尝与言行事,何也?”

曰:“夫既或治之,予何言哉?”

孟子在齐国担任客卿,被派往到滕国吊祭,齐王派盖地的大夫王驩为孟子的副使。王驩迟早同孟子相见,一同往复于齐国至滕国的路上,孟子却历来没有与他商议过怎样处理公务。

公孙丑说:“作为齐国客卿的职位不算小了,从齐国到滕国的旅程也不算近了,但往复途中未曾与他谈过公务,这是为什么呢?”

孟子说:“他已然现已刚愎自用,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

这便是孟子与孔子的不同,孟子非常傲慢,你的层次太低,我都不屑与你沟通。而孔子则是以德报德,以直报怨。你不尊重我,我就不尊重你。孟子作为吊祭的首要负责人,本应全权处理吊祭事宜,可是王驩仗着是齐王的心腹,深得齐王的恩穷,没有把孟子放在眼里,什么事情都自己说了算,不好孟子商议。这些宠臣都知道孟子的性情,也知道孟子尽管贵为客卿,可是也知道他和齐王的联系,所以敢这么做,这跟孟子不玩权术有联系。苏秦,张仪,范雎等都做过客卿,那些宠臣绝对不敢在这些人面飞扬跋扈前。自从政治这个玩意诞生以来,历来都是肮脏肮脏的,而孔孟既要想实施自己的政治建议,又想明哲保身,不想卷进政治的旋涡中,这是不现实的,所以孔孟的建议一向得不到君王的支撑,在世之时,政治建议只能停留在纸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