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小冰,av导航,贞观大闲人

admin 2019-03-18 阅读:283

每天读点故事APP签约作者:奇奇漫

楔子

是夜,一架半透明碟形飞行器近距离飞经地球时,被雷电击中环形外翼,飞行器从高空急速陨落。

飞行器内,冥灵星王子沃瑞斯对驾驶员下达迫降命令。驾驶员大喊:“殿下,夜视导航仪故障,看不清下方!”

几分钟后,飞行器撞上了山体。一声轰然巨响,飞行器侧门打开,驾驶员和副驾驶座上的随从都被甩了出去。

当沃瑞斯从昏迷中醒来,他发现自己身处一片丛林之中。两位随从已不知所踪,飞行器也已经自行销毁——为防止其他星球追踪到冥灵星的信息,所有飞船都预设了坠毁分解程序,一旦自检到故障坠机,飞行器便会自动分子降解,顷刻间化为乌有。

沃瑞斯抬腕看了下位置仪,仪器显示他正处在中国的东南部。

沃瑞全球直播之绝境生存斯自语:“既然最近的大城市是上海,那就去上海吧。”

1

2025年。

上海浦东陆家嘴CBD里,雷厉风行的女上司把一摞文件摔在许曼妮案头:“许曼妮公交顶,这个月你的业绩又是倒数,是不是不想干了?”

许曼妮的声音带了哭腔,有些怯懦地辩解:“主管,我真的努力了,可我一直跟的客户不知什么原因突然转去Tina姐那组了……”

烫着一头大波浪的Tina闻言,抱肩走过来:“许曼妮,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你的客户转到我这儿来了?谈业务凭的是能力!客户没签单,只能说明你工作不到位!”

美女Tina转脸对主管努努嘴:“主余清辞管,您看她。都来了快1年了,还没个英文名,打扮也是一副土相,酒也不会喝,”Tina咂着嘴摇头,“这怎么行哟!”

主管打量着许曼妮的黑框眼镜和呆板的黑西装,无奈地叹气:“许曼妮,这里是上海,我们是时尚传媒公司,我希望你尽快融入!”

许曼妮咬住唇,无言地打开电脑文件,准备再重新修正一份。

这时,手机屏亮了,是男友陈大力的卡通兔子头像。

许曼妮吸溜着鼻子点开,期待着能在男友这里汲取一点安慰。

她没想到,映入眼帘的是一条冰冷的分手通知:“曼妮,对不起。希望你能理解,我父母还是想让我找个上海本地的。”

一股热血涌上来,许曼妮抓起手机拨陈大力的号码,她的手指因为激动而不住地颤抖。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只有冰冷的机械女声在她耳边无限地重复。

陈大力把她屏蔽了。

几个月前,陈大力曾向她委婉地转达过他父母的反对意见,可许曼妮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她一厢情愿地认为,从大学到工作五年的感情不会说断就断,而且自己大学毕业还为他留在了上海。

此刻,面对冰冷的现实,泪水再也无法克制,许曼妮伏在案头哭得肩头抖动。

冰冷的格子间走廊里,只有高跟鞋的“哒哒声”和高频率的键盘敲击声在廊间回响,没有人注意到,在角落的那个小小的隔断里,有个独在异乡漂泊的女孩已经身心俱疲,心碎到崩溃。

在办公室加班到9点多,许曼妮拎着包像孤魂野鬼游荡在去地铁的路上。

等地铁时,她肩头被人拍了下。她茫然地回头,却看见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立在面前。

那男钱生乾坤郑雅如人长得可真好看,微卷曲的头发,高挺的鼻梁,深凹的眼眶,看起来就像个搞不清种族的混血儿。

男人对许曼妮窘迫地一笑,他的眼眸明亮又深邃。许曼妮还从没见过有人的瞳孔是那样一种漆黑的色调,就像戴了美瞳。

“干什么?”许曼妮机械地反问。她还沉浸在失恋的痛苦中,根本无心欣赏男人姣好的面容。

男人嘴里发出奇怪的咕噜声,并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的自助饮料贩卖机。

这么美的男人竟是个哑巴?真是可惜了。这么想着,许曼妮竟有了一丝同病相怜的宽慰。

她掏出一张十元的人民币,递给男人:“slavestube给你抠脚大叔。”

男人并不接钱,而是继续指着饮料机。

“我的天,你该不会是不会用自助售卖机吧?你是刚来上海打工的?”许曼妮心底有了一丝自嘲,原来竟有人比她还要老土。

“来吧,我教你。”许曼妮重新又打量了男人。他穿着一件油光水滑的黑夹克,下身是黑长裤黑皮靴,而此时的上海正处在炎热的七月。

许曼妮摇摇头,真是个奇怪的男人。

“要哪个?”

男人盯着柜子看了片刻,修长的手指点了点红色罐子的可口可乐。

可乐一滚出来,男人抓起罐子仰脖一饮而尽,继而喷出一个夸张又响亮的“嗝”。

许曼妮终于忍不住笑了:“你不会,是第一次喝可乐吧?”

看许曼妮笑,男人也笑了,他的目光直直地落在许曼妮脸上。

许曼妮不由地脸红了,她搔了搔脖子,故作无谓地摆摆手:“好啦,我走啦!”

男人却扯住她的袖子,又指了指售卖机。

“还要?”许曼妮无奈地转身,指着柜子里的可乐罐问,“还要可乐?”

男人大力地摇头。

许曼妮又笑了:“是了,我也喝不惯那玩意儿。要不,你尝尝这个?”

许曼妮自作主张给男人要了一瓶柠檬红茶。那是她喜欢的味道。

“好喝吗?”

男人点头,又指了指柜子。

许曼妮捂住额头,内心是崩溃的。她想,今天一定是她的倒霉日——先是工作失误,接着失恋,晚上头脑发热做个好事吧,没想到又遇上这么个奇怪的哑巴。

“要哪个?”许曼妮强迫自己耐住性子。她已经认定了,这一定是个刚来上海来的乡巴佬,跟她一样是苦出身,那她就好人做到底吧。

男人摇了摇瓶子,意思是还要柠檬红茶。

许曼妮一下子打出了三瓶红茶,统统塞进男人怀里:“都给你!我得走了,要不赶不上最后一班地铁了。”

损失几十块钱的饮料钱是小事,赶不上地铁,损失的可是大几百块的打车费。许曼妮不敢再啰嗦,地铁一到站,她就踩着高跟鞋挤了进去。

车门缓缓关闭,男人孤单的身影渐行渐远。

许曼妮轻轻叹气——只怕在这冰冷的城市,又要多一个像她一样孤独漂泊的灵魂了。

2

踩着高跟鞋独自行走在昏暗的胡同里,许曼妮感觉身后似乎有人在跟着。她快,那人也快,她慢,那人也慢。心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提了起来,连呼吸都透出紧张的意味。

今天果然是她的倒霉日。

恐惧让大脑滋生出各种凄惨的联想——如果今夜自己惨死街头,那么远在山东农村的父母一定会痛哭到昏死过去吧?真是不孝啊!

想到此,许曼妮无比后悔自己当初执意留在上海的决定。她在心底发誓,假如今夜死里逃生,那明天她一定打辞职报告回老家去。

许曼妮摸出手机,提前拨下了110,准备一有情况就马上呼出。

提心吊胆走到小区楼下,掏钥匙的空儿,一团阴影立在她身侧。她一声惊呼,本能地把钥匙当做武器抛了出去。

“噢!”阴影捂住头,发出一声惨叫。

楼厅的声控灯亮了,许曼妮看清了,是那个哑巴男人。

男人捂住头说:“谢谢你!”

真奇怪,他居然说话了!

许曼妮捂住心脏狂跳的胸膛,崩溃地大喊:“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怎么知道我住这儿?”

“谢谢你。”男人重复着这句话,满脸的无辜。他头上肿了一个超大的包,看起来有些滑稽。

两人正僵持间,许曼妮的同租舍友丁小欧回来了。

丁小欧是来自东北的大龄女编剧。为了寻找创作灵感,她平时特别热衷于打听身边人的八卦事儿。

眼前这一幕,自然勾起了她十足的兴致。

听完许曼妮的解释,丁小欧立马拉着男人进了楼道,全然不顾许曼妮的反对。

丁小欧大咧咧地说:“姐们儿,我今天提交影视公司的稿子又被毙了,正愁没灵感呢!你不觉得这个大长腿帅哥满身都是槽点吗?你就借我采访一下呗。”

许曼妮捂住额头,内心再次崩溃。这戏剧化的一天,已经完全超出了她的心理承受力。

一进房间,丁小欧就开启了话痨模式:“帅哥,你叫什么名字?来上海干嘛?看你这身材,是不是模特啊?”

“我叫沃瑞斯。”男人闷闷地报了名字,就再无下文。

丁小欧并不恼,她自顾自兴奋地替男人总结:“妈妈的选择哦,我明白了。你是外国人。看你这长相,东欧那边的吧?目前,汉语还在学习阶段对吗……哎,你是不是钱包被扒了……?”

3

在许曼妮家的客厅露宿了一晚后,沃瑞斯就把许曼妮给盯上了。

无论是在公司的门厅,办公楼下的午餐店,还是取快递和上下班的路上,许曼妮都能“偶遇”沃瑞斯。

他的汉语进展飞速,不但对答自如,还能插科打诨。有一次梁小冰,av导航,贞观大闲人,他竟然追着许曼妮,把她堵在办公楼门口,吵嚷着要请她吃“烛光晚餐”。

许曼妮讥讽他:“原来,我以为你是个乡巴佬儿,现在看,您这不用上班的悠闲劲儿,倒很像富二代呢!”

沃瑞斯居莆田张娟然厚颜无耻地咧嘴一笑:“算是吧!”

许曼妮翻了个白眼,她忙着跟客户谈判应酬,实在没工夫理会这个奇怪的男人。

这天晚上11点,糖果夜总会的卡座中。

两个秃顶老男人轮番地给许曼妮倒酒,许曼妮满面绯红地捂住酒杯推辞:“徐总,别倒了,再喝我就晕了……我的诚意您也看到了,您就把合同签了吧!”

两个秃顶男人心照不宣地对了下眼,举着酒瓶继续劝酒:“许经理,最后一杯,你干了,马上签!”

许曼妮痛苦地皱眉,她忍住想要呕吐的冲动,松开了捂住酒杯的手。

老男人笑眯眯地端起空杯,准备给许曼妮倒酒。

突然,他手里的酒瓶“砰”地一声凭空爆炸了!

两个老男人顿时都傻了眼。

他们骂骂咧咧地把夜总会经理和服务生都叫了来,一群人围在卡座边又吵又嚷指手画脚地理论着。

许曼妮的酒劲上来了,她茫然地瘫坐在卡座里,上下眼皮撑不住地想要黏在一起。

迷迷糊糊间,她感觉有人在大力地拉她3u8964的胳膊。

抬眼一看,是沃瑞斯。

她在心里怪叫:“真是奇了怪了,怎么哪儿都有你?”

穿过纷乱争执的人群,沃瑞斯半扛半拖地把许曼妮带出了夜总会。

一出夜总会大厅,深夜的凉风一吹,红酒的后劲儿再也挡不住了。许曼妮结结实实地呕了沃瑞斯一脖子,随后就不省人事了。

第二天早上,在许曼妮合租公寓里,她一睁眼,却看见沃瑞斯正坐在床边托腮看着她。

她吓得大叫,一度以为自己在做梦:“你、你、你怎么进来的?想干嘛?”

沃瑞斯饶有兴致地勾出一抹微笑:“你都忘了?昨晚可是我救你一命,打算怎么谢我?”

许曼妮痛苦地抱头回忆:一年期5万块的广告合约,陪徐总吃饭谈签约……陪徐总去夜总会……被沃瑞斯送回家……

她突然扯住睡衣,发出刺耳的哭嚎:“天!我的衣服是你换的?”

舍友丁小欧适时推门,探出半个脑袋:“亲丁老头和囧gg全集爱的,衣服是我帮你换的!”她对沃瑞斯眨眨眼,“这次,你可真要谢谢人家东欧帅哥哦!要不是他,你昨晚恐怕要就危险了。”

许曼妮红着脸瞟了沃瑞斯一眼,不情不愿地从牙缝里挤出一句:“那多闺门心计谢你了。”

这天晚上,许曼妮接受了沃瑞斯的晚餐邀请。名义上,她是为了表达感谢;实际上,她更想借机搞清楚,这个总是跟她不期而遇的混血男到底什么来头,是敌还是友?

4

半岛咖啡厅的餐桌上,一只淡蓝色的雏菊斜插在水晶瓶里,再日加木配上两抹摇曳的烛光,气氛恰到好处。沃瑞斯定的是观景桌,黄浦江的绚丽夜景如同一副流动的画卷横陈在两人身侧。

牛排上来了,沃瑞斯却并不动刀叉。

看到许曼妮大快朵颐的吃相,沃瑞斯做出夸张的表情感叹:“呃,你们地球人简直太野蛮了,竟然吃这么原始的食物。”

“你说什么?地球人?难道你不是地球人?”许曼妮一边嚼牛排,一边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沃瑞斯。

“当然!我来自冥灵星。”沃瑞斯一本正经,“虽说,这个消息应该暂时保密,但是对于喜欢的女孩,我不想有任何隐瞒。况且,很快地球人都会知道这个消息的。”

许曼妮差点没把香槟给喷出来:“行啦,别开玩笑了!对了,昨晚我喝得太多,实在想不起来了,你带我走的时候,没惹徐总不高兴吧?合同没搞定,我明天还得接着联系他呢!”

沃瑞斯得意地一笑:“哈哈,那个大色狼恐怕正在家养伤吧!昨晚,我略施小计,把他的酒瓶给炸了……要我说,你这靠出卖色相才能换来的业绩,不要也罢!”

许曼妮听明白缘由后,恨不得当场捶死沃瑞斯:“你瞎捣什么乱呀!你知道这个客户对我有多重要吗?业绩不达标,我就不能申请去策划部……”

原来,许曼妮的职场愿望是进入枫糖传媒的策划部。但是,枫糖传媒有规定,所有新人必须在基层业务部打磨至少三个月,且业绩排名不低于前三分之二才能申请去其他部门。

按说,这个要求不算苛刻。奈何,许曼妮在人际交往和应酬方面确实毫无天资。所以,她蹉跎了快一年了,还在业务部垫底,丝毫看不到出头之日。

“既然想去策划部,为什么不用你的策划案去打动领导,直接申请?这才是最快最直接的方式!”沃瑞斯用一双黑亮的眼睛望着许曼妮,仿佛一直看进了她心底,雷子头“规矩都是人定的,只要你有才华,规矩之外可以有特例!”

是啊,再这么蹉跎下去,别说申请去策划部了,也许熬不得年底,自己就要被公司除名了。

沃瑞斯完全不给许曼妮纠结的机会,他眯起眼,那墨色的瞳仁里一半是戏谑,一半是诱惑:“别犹豫了,我帮你打听你们公司近期竞标的大项目,你可以提前准备。”

许曼妮用叉子戳着蔬菜沙拉,明明已经心动了,却还是不放心地发问:“你怎么帮我打听?你又不是我们公司的中层?”

沃瑞斯狡黠地一笑:“你忘了,我告诉过你了,我来自冥灵星。”

5

根据沃瑞斯的情报,许曼妮公司最近竞标的一个大项目是一家女性养生品牌的广告策划。

为了做出一份高质量的策划案,许曼妮暂且把业务部的跟单都放下了。她没日没金道贵夜地查资料,找创意,甚至自己印了调查问卷,到街头巷尾发问卷做客户回访。

是顺利进策划部,还是干等着被炒鱿鱼,成败就在此一举。

许曼妮知道,自己必须全力以赴。

当她带着精心制作的策划案去见策划部总监时,站在电梯里,看着LED屏幕上不断上行的阿拉伯数字,许曼19座校车多少万元钱妮紧张得手心都要攥出了汗。来公司快一年了,她一直在2层的业务部和3层的发行部之间打转,还从没有上过这座大厦的10层以上。

电梯门一开。

却见沃瑞斯单手扶墙,搭着腿用一种“中二”的耍帅姿势站在她面前。

许曼妮倒吸一口凉气:“你来干什么?”

沃瑞斯又露出那种志得意满的笑:“来给你打气呀!如果最后一关功亏一篑,怎么对得起我的情报?”

许曼妮闭上眼,努力克制想要一巴掌拍死沃瑞斯的冲动。

沃瑞斯却拍了拍她的肩膀,恢复正色鼓励她:“曼妮,记住,强者最可贵的品质是勇敢。那个什么策划部总监,他不是你的施舍者,而是等着你去解围的受难者。去吧,不要胆怯!”

四目相对的瞬间,许曼妮心底突然感受到一种温柔的触动。

长这么大,还从没有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

这个贱兮兮的沃瑞斯好像还蛮懂她的;他一本正经起来的样子,似乎也还蛮有魅力的……

“曼妮,加油!”沃瑞斯挥动手臂,对她做了个夸张的加油手势。

许曼妮深吸一口气,努力屏蔽掉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让自己进入备战状态。

“勇敢!加油!”她默念着沃瑞斯的鼓励,昂首向总监办公室走去。

6

许曼妮的策划案并没有被总监完全采纳,但是正如沃瑞斯所说的:每个部门领导都想为自己的部门招兵买马。

许曼妮的灵气和强烈的入职愿望打动了策划部总监。

如此一来,死板的公司条约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一周以后,公司通报,许曼妮被直接调入策划部。

得到消息的当天,许曼妮邀请沃瑞斯花丛龙王去“曼哈顿海鲜”吃自助。

这一次,她是诚心实意地表达感谢。她心里清楚,假如没有沃瑞斯的鼓励和情报,她还不知道要在业务部熬多久。

那天晚上,在自助餐厅里,许曼妮两手夹住三个盘子,在各种美食间流连穿梭。她一边吃一边拿,全然没了淑女形象。

自入职以来,她己记不清有多久没在这种毫无压力的状态下放松地享受美食了。

“怎么不拿吃的?”坐在餐桌边,许曼妮啃着羊排问沃瑞斯,“你的身材已经很好了,没必要减肥!”

她把半只烤龙虾推到沃瑞斯面前:“别的可以不吃,一定要尝尝这个!”她瞪大了眼睛,神情严肃:“这是限量的,每人只能取一份,我好不容易才抢到的!”

沃瑞斯只得勉为其难地拿起了刀叉。看他的表情,似乎完全是为了不扫许曼妮的兴。

只是,还没吃几块龙虾肉,他揽胜极光突然痛苦地皱起了脸,双手捧住肚子狼狈地往洗手间跑去。

许曼妮叉了一块龙虾肉送进嘴,仔细地品了品,狐疑道:“没问题呀xp1024最新合集,挺新鲜的嘛……”

等沃瑞斯从厕所出来,许曼妮凑近了问他:“喂,说实话,你是不是为了减肥得了厌食症?我观察你很久了,你都不怎么吃东西的。”

沃瑞斯傲娇地挑挑眉,修长的手指从上衣兜里夹出一只银白色的小罐子:“我告诉过你,我的肠胃已经不适应这种低级食物了。也许,我祖太爷爷那辈儿还吃过这些低等食物。但现在,我们都吃这个——人工合成能量片,小小一片,所有营养都有了。”

许曼妮好奇地抓过那颗白色小药片,拈在手里摩挲着:“别开玩笑了!这么一小片能当饱?”

“吃到胃里会膨大,产生饱腹感。”

“果真如此的话,你们那儿的人也太无聊了!不能享受美食,人生还有什么乐趣?”

沃瑞斯撇着嘴摇头,眼神里是夸张的鄙夷:“你们地球人哪,果然还沉浸在感官享受的低级阶段!真正的享受是这里,”沃瑞斯拍了拍胸膛,又指了指大脑:“心灵的和精神的,懂吗?正因为,我们的祖先早在几百年前就摒弃了这些需要花费巨大精力的感官享受,所以,冥灵星的科技才能获得飞速发展……”

沃瑞斯滔滔不绝地说着,完全没有注意到许曼妮已经连干了两杯红酒。

“那你来地球干嘛?”

“谈判。等考察结束后,我会正式跟地球的首脑谈判——谋求冥灵星与地球的资源共享,科技共享。”

许曼妮“嗤嗤”笑着:“别扯了!”她两颊泛红,醉眼迷离地望着沃瑞斯,“你要是外星人,那接下来的剧情,咱俩是不是该上演一段超时空恋爱了?”

沃瑞斯这才注意到,眼前的餐桌上已经摆满了各色高低不一的空酒杯。

抱着一定要吃喝回本的心态,许曼妮几乎把自助店提供的各种红酒、雪碧、香槟都轮番尝了个遍。

她觉得头蒙蒙地发晕,沃瑞斯滔滔不绝的口形在她眼前不断旋转又放大。她把头伏在桌面上,想着休息一会儿,然后再体面撤退。

只可惜,二氧化碳混合酒精的威力巨大,她的头刚碰到桌子就昏然睡去,不省人事了。

沃瑞斯狠拍她的脸,她都浑然不觉。他只好无奈地叹气,感慨又错失了一个向她隆重介绍自己的好契机。(作品名:《爱上遥远的你》,作者:奇奇漫。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向你推荐精彩后续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