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中国,大屁股,梦中的额吉

admin 2019-03-08 阅读:280

滑雪是一项很容易被人贴标签的运动,有人认为是有钱有闲人的专属运动,有人认为是和高尔夫球一样绝佳的社交运动,还有人认为是极具风险的挑战。究竟滑雪是一种怎样的运动,我们采访了5位不同年龄职业的滑雪者,让他们说说滑雪的真实故事。

滑雪强力透骨膜这件事儿,很能认清朋友的真面目。上个月在崇礼云顶,我第一次上雪。朋友无视“初学滑雪者勿进”的牌子,带我滑进了冬奥会规模的十米Big air跳台。

当我望着脚下几乎垂直的坡度时,“什么鬼!”

雪看起来像一团棉花糖,很美,但我整个腿都在发软,身体在发抖冒汗。我朋友只教了我三分钟,就轻快的弹下去了,飞上跳台转了好几个圈圈。

而我一个人站在高台上,享受了片刻这辈子从未有过的无助感。心里想算了转头回去吧重生之长征小红军。但又觉得脸上挂不去,底下还有别人在看着,等着为我欢呼呢。死就死了,硬着头皮“滑”了下去。

说是滑下去的,不如说是滚下去的更为贴切。不知道滚了多久我才停止。回家后,我身上每一块肌肉都体会到乳酸的酸爽。而且我相信,如果当天没有带头盔,我必死无疑。

我记得当时那条雪道上一个滑奇人王恩庆雪者都没有,只有我和朋友。我当时天真地以为滑雪就是这个样子的,后来才反应过来,除迦梨之歌了超专业的滑雪者以外,谁会来这么陡的坡呀?从此以后,这位朋友被我列入了不靠谱名单中的第一位。

我真的是最早一批玩双板的人了,感觉滑到70岁我也不会停。

三十年前,都还没有“滑雪场”这个概念。哈尔滨能滑雪的地方不多,只有一个狩猎场改装的假滑雪场。一个冬天充其量也就能滑个一两回。滑雪场到家的韩国美女冼浴全过程距离很远,只能搭乘公交车,再走上二里地才可以到达滑雪场。

当时滑雪很“硬核”,没有卖滑雪装备的地方,我自己手工制作。

我的双板是木头做的板身,用火烤一下能让两个板头翘起来,下面用绳子绑着狗皮固定在底部。在那个年代根本没有人戴头盔。我的滑雪服,也仅仅是一件军大锦门医娇衣而已。

滑雪场也不收钱,所以设施非常简陋,别说救助人员了,连教练都没有。滑雪道也很短,每次爬上去都相当耗体力,基本滑两三个来回,就已经精疲力尽了。练了很多个冬天,我都还不会转弯,只能保持一个姿态从上往下滑。但每次我照滑不误,玩得很尽兴。

到九十年代末,那个滑雪场的设施改良了一些。上山时,有一个滑轮牵着一根杆子,双腿夹着那个杆子带到山上,再往下滑。这样就省了很多力,我也终于不需要自己做板子了,在那个雪场就可以租专业的雪板。

但是花费也提高了,滑一天大概要一百多块钱。也从那会儿开始,我更注重自己的滑雪技巧,经常跟教练请教。我进步得很快,没摔过跟头,滑什么地形都不存在问题。

我经常和我老战友吹牛:当年要是有现在这条件,我肯定就上了冬奥会领奖台了。

直到这个雪季,我把这辈子该摔的跟头全都摔遍rdt163了,因为我选择重新开始学习单板。

现在滑单板的人越来越多。以前一起滑双板的老朋友也改成了滑单板,好像滑单板的就站到了鄙视链顶端。看着他们每天在专业地培训,我想起了年轻时的那股滑雪劲儿。

但年龄逐渐增大,身体还是有些力不从心,腿脚跟不这就是中国,大屁股,梦中的额吉上年轻人的节奏,有时动作会变形,就容易摔大跟头。甚至心态也发生了改变,从高处看下去多了恐惧,觉得又要一路摔下去好累,第一次产生一种不想滑的感觉。

刚开始练习滑雪的时候,特别想去山顶拍那种可以放朋友圈炫耀的美照。

我和连绵的雪岭一起,岂不是迷死个人。

但我又怂,怕到山顶就滑不下来了。朋友给我支了一损招,别人坐缆车上山,我开SUV,走雪场的救援道路上山。

所以我真把车开到了多乐美地的山顶。在那儿穿上装备,装模作样地摆了几个pose,玩了会儿雪,拍到了心满意足的照片,我就准备开车下去了。车到半山腰时却突然熄火了,我下车检查了很久,发现是防冻液的冰点不够低,当时外边温度降到了零下二十五度,而我的防冻液却是零下二十度的。

车子是不可能再发have69动的了。折腾了很久,天已经将近全黑,外边的温度更低了,车子熄火后暖气就断了。最崩溃的是手机因为温度太低关机了,我走贴贴瘦的价格的救援道是不会有车开上来,也没有任何滑雪者经过的,真的被自己作死了

我开始担心再这么在车上待下去,熬不到半夜就不行了。我想起刚才500米的地方克拉什塔辛,好像经过了一间小木屋,说不定里面还能打救助电话。

那段500米的路程是我人生经历过最可怕的。我这么形容吧,就算裹得很严实,冰冷的空气呼吸到肺部,都有妙角士一种刺痛,要让我窒息的感觉。

走到木屋里,稍微缓过了劲,我才开始找救助。木屋里没找到电话,但看样子就是给人暂避风雪的,居然找到了几片暖宝宝。我没有把它们用自己身上,而是先贴在了手机上,手机变暖就能开机了。雪场工作人员接通我的电话时我差点没哭出来。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雪场工作人员开了一辆走履带的那种铲雪车,找到了即将冻成冰块的我。我坐在车座上面,车里播着无比大声的农村重金属,要是往常我肯定跳了下车,但那一刻我是幸福的,凤凰传奇的动次打次刺激着我的耳膜和心脏:我还活着。

我在一家游戏制作公司当管理层,同事们的爱好都是滑雪。在别人眼里,我们这群人都是深度雪瘾患者。

做IT这一行工作压力很大,需要适当的调节。我们一年三个季节都在等冬天,一下雪就坐不住,嘴里念念有词:“哎呀,这雪下的,好呀。” 一到冬天,除了工作以外,基本上所有的时间都在滑雪或者在研究啥时候去滑,去哪滑。

面试员工的时候,我会有意无意提起滑雪,如果面试者听到雪字的词汇句子,和我们一样眼中释放着莫名的兴奋,起码我知道他加入团队后能相处得融洽。

这真的不是开玩笑,例如我现在和你聊着滑雪也是蹦着跳着的。

在滑雪时,可以摸清团队里每个人的性格。一些人学技巧比较快,这类员工思维很敏捷,通常能找出更好的做事方法;魔兽争霸字体重叠乱码一些人不怕受伤也不畏惧速度直接往前冲,这样的员工处事会比较凶猛,不计较后果;有些人滑源泉税雪很注意路线的规划,这类员工属于保守派,在工作方面就会很在意成本问题。

而且我们一到雪场,平时作息饮食不规律的毛病全改过来了。晚上不熬夜,10点就睡着了。第二天6点起床吃早饭,大家高效地回一下邮件,处理掉手头上的事情,确保在9点缆车开之前能完成工作。

我们每次滑雪都会在缆车上停留一段时间,西贵银我很享受在上面的过程,缆车内的空间足够私密,加上经过一轮滑雪的节网管哥奏之后,我们的思维会变得张弛有度,经常在上面衡量一笔投资的风险性以及回报率,然后再做出重大的决定。

拖延症啥的全没了,健康得像个雪怪 ,比任何的团建活动都更能体现公司的高效和集体凝聚力。反而是雪魔法少女艾蕾娜季过去之后回到城里,情绪会变糟,经常一个人看滑雪视频解乏,感觉少掉了那个二次元空间带给你的力量。

北方人冬天堆雪人,南方人冬天看游乐园里的人造雪景泪流满面。我虽是南方人,在爸爸的影响下决定学滑雪,我想成为他那样有着不老的面容和强健体魄的人。

在南方,想滑雪又没有好的地理条件。但是这也阻挡不了我,每逢周末我都会去当地的旱雪场(耐性较好的塑料模拟雪场),去体验一下滑“雪”的快感。

学会了滑雪之后,我去了瑞士,体验了当地极品的天然雪场。也去了巴黎,那里的雪场人群攘攘,一片混乱。在北纬40度逛了一大圈,最后我选择了留在北京,终于生活在有雪的北方。

但在雪龄1年的时候,我遭遇了瓶颈重塑国魂期。那时候我突然迸发出一个念头,想考教练证突破一下自己。

在权衡了众多教练证的体系之后,我选了新西兰的滑雪一级指导员证,因为我第一次出国外滑就是去的新西兰的皇后镇。考证时间为十天,有五天的培训和五天的考试,需要掌握基本的滑雪技能和教学理论。

当时我住在皇后镇的湖边,常滑的是Remarkables雪场,每天自驾上山要半小时左右,环山路上特别陡也特别窄,和国内不同,那么高的山路竟然只有一小段才有护栏。第一天上山的时候我都是闭着眼,心率170+,抖着腿忐忑坐完全场,后来逐渐习惯了就也可以每天看看车窗外的风景,淡定欣赏日出和云海。

Remarkables的雪道对我来说梁浦行曹植更有挑战,国外的雪道设计在坡度和长度方面有优势,一趟酣畅淋漓的长距离贴地飞行,简直是爽到爆,有次玩嗨了速度太快还差点冲下了山崖。而国内每次都吭哧吭哧一趟一趟排队坐缆车,消耗了大家对滑雪的热情。

但在北京,每逢周末我也会带着爸爸一起去密云滑雪。小时候是他在前面带着我,现在是我在前面领着他,给他拍好看的照片了。以后我想再带他去学冲浪,父女俩一块板子,穿越春夏秋冬。

这些极地战狼,有的是温润的乖乖女,有的是统领整个团队的大佬,有的是还未步入社会的学生,滑雪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多入门边界,就像我们的生活一样,总有很多选静香本子择,无限的可能就是这项运动的魅力之处。

策划:悦游新媒体

采访、撰文/ Florie、丸子、Lydie

编辑/ Phillip、浩睿

设计、制图/杨峥